系统工程

光伏股的“冰火两重天”:制造业市值飙升、电站投资商“一地鸡毛”

2020-01-13 08:25:29 光伏們 作者:地里热巴

这两天,冲刺IPO成为光伏圈的大热点,尤其是以光伏电站开发、投资、建设、运营和管理、转让等为主营业务的晶科电力过会,对于目前水深火热的民营光伏投资商来说,是一个艰难却又令人振奋的消息。

不得不提的是,因为国家补贴拖欠导致光伏电站业务现金流太差,这在资本市场中,几乎是硬伤。作为最大的民营光伏投资商,协鑫新能源2019年的遭遇实际上是当前光伏投资企业的缩影。

(来源:微信公众号“光伏們”作者:地里热巴)

实际上,近两年来,光伏电站投资领域中,民营企业的退势愈发明显。但很显然,民营企业的项目开发能力也是国企、央企力所不能及的,二者的通力合作已经成为行业中公认的模式。对于晶科电力来说,在强悍又专业的开发能力加持下,成功登陆A股,既是一次全程的征程,也是一场挑战的起点,未来如何维持持续的现金流与业绩增长仍是重点。

其实,在资本市场,光伏制造企业与投资企业面临的“冰火两重天”日益凸显。统计了47家光伏企业2019年的市值变化情况,共有33家光伏企业在2019年实现了市值的上涨,总市值约为6317亿元,相比于2018年底上涨了约1800亿元。

一边是光伏投资商的市值不断下滑,不得不出售资产维持生计;另一边,以高效技术为发展根基的光伏制造的龙头企业通过开拓海外市场以及差异化竞争等方式,在行业负重 前行的背景下,给资本市场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近日,HIT技术更是带动了以山煤国际、东方日升、捷佳伟创等一系列企业的市场飙升,这从侧面印证了资本市场对于下一代太阳能技术的期待。

1.webp.jpg

光伏制造业“受宠”

从上表可以看出,隆基、信义光能、通威、中环、福斯特等5家企业在2019年市值上涨超过了100亿,而这几家基本上都是各自领域的龙头企业。其中,隆基股份市值在今年8月突破1000亿元,成为首家市值过千亿的光伏制造企业。在资本市场的支持下,2019年光伏制造业龙头企业也开启了大规模扩产,据统计,隆基在2019年累计发布17次扩产公告,包括62GW单晶硅棒、50GW单晶硅片、10.25GW单晶电池及30GW单晶组件项目。此外,中环股份、通威、爱旭、晶科、晶澳也分别宣布了扩产计划,进一步巩固了行业地位,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2.webp.jpg

从市值增长率来看,东方日升、晶科、信义光能、大全新能源、隆基等5家企业市值在2019年实现了翻倍,其中晶科能源值增长率最为明显,市值从2018年底的27.03亿元上涨至69.38亿元,实现了157%的增长率。作为光伏组件龙头企业,晶科能源从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保持了全球组件出货第一,在2019年上半年,组件出货量近6.5GW,不出意外的话,晶科能源仍将蝉联2019年组件出货量冠军。根据其公告,截至2019年底和2020年底,晶科能源将分别实现单晶硅片产能11.5GW和18GW、PERC电池(包括N型)产能10.6GW和10.6GW、自产组件产能16GW和22GW,同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4GW海外(电池)技术和产能布局。

紧随其后的是东方日升,市值从51.45亿元上涨至124.84亿元,实现了143%的增长率。2019年8月,东方日升2.5GW异质结项目正式开工;12月,东方日升全球首发500瓦高效组件,据了解,该组件采用M12尺寸单晶硅片,具有优异的成本优势。此外,东方日升在2019年加快了全球化布局的速度,截止目前,已与巴西、乌克兰、墨西哥、西班牙、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越南、丹麦等多个国家达成合作协议。

进入2020年,光伏股保持了上涨趋势,隆基股份、通威股份市值上涨超过10%。HIT技术即将获得突破的消息也带动一批异质结概念股飘红。招商证券研报认为,HIT很可能是下一代光伏电池主流技术;“异质结项目接连落地,产业化进度超预期”是中信建投研报的主要观点,该研报认为一方面新进入者正加速入场;另一方面已进入者设备调试进入关键阶段,设备验证、工艺摸索均在进行中。

此外,了解到,从美股私有化退市正冲刺科创板的天合光能,被暂缓审议的主要原因在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问题,与业绩问题关系不大,该问题目前已经在协商中。

光伏投资商:补贴与市值的双重“阴影”

与制造业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营光伏投资商面临的困境更为“雪上加霜”,不仅补贴迟到,随之而来的还有资本市场的失望,间接带来市值的一跌再跌。资本市场表现不佳,也使得这些民营投资商很难通过二级市场融资扩大行业板块,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在统计的47家企业中,东旭蓝天市值下跌最为明显,由2018年底107亿元下跌为2019年底的62亿元,降幅达到42%。东旭蓝天在2016年进入新能源行业后开始大力投资光伏项目,截止2018年末,东旭蓝天开发投资的各类光伏电站并网容量累计1.16GW。

3.webp.jpg

从东旭蓝天的现金流表可以看出,从2015年至2018年6月,公司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累计高达97亿元,光伏投资让东旭蓝天进入了烧钱模式。加上2018年“531”政策的出台、补贴拖欠、融资困难等问题,东旭蓝天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11月19日,东旭蓝天新能源发布公告称,由于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

像东旭蓝天一样面临困境的还有不少光伏企业,2019年最轰动行业的交易案——华能收购协鑫新能源一案,从收购股权到项目,历经大半年至今仍无最终定论。此外,受补贴拖欠影响,江山控股、熊猫绿能、顺风清洁能源、中利集团、爱康集团等民营光伏投资企业纷纷选择出售光伏电站来维持“生计”。

这些问题反映在资本市场,就是上市公司的市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即使是央企背景的上市公司太阳能(中国节能集团旗下光伏投资平台)目前市值仅为114亿元,远不能与光伏制造龙头企业相比。

尽管相比于2018年底,2019年光伏企业市值实现了“大回血”,并在2020年保持了良好上涨趋势。但可以发现的是,光伏行业寡头效应越来越凸显,龙头制造企业通过技术更新、扩产布局来抢夺市场,巩固其行业地位,同时行业的竞争也愈发激烈。此外,随着光伏平价项目的开启,不再需要补贴的项目或许可以给民营光伏投资商带来一线生机。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