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工程

再起风波!汉能系接受法院破产审查 李河君寻求接盘侠失败?

2020-07-10 14:00:07 OFweek太阳能光伏 作者:Yancey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来源:微信公众号“OFweek太阳能光伏”ID:ofweeksolar)

汉能系6家企业被曝拖欠1千多名员工1.66亿元巨额薪资不久,日前,汉能系主体公司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移动)接受法院破产审查一事,再次在行业激起千层浪。

根据公开破产审查案件资料显示,申请人名叫肖磊,被申请人为汉能移动,案件公开日期是7月2日。此次经办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据了解,汉能移动注册成立于2016年4月。2017年汉能移动成为汉能光伏业务的主体公司。成立后不久,汉能移动承接了曾在港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近50%股权,后成为汉能薄膜控股股东。

汉能集团是一家生产清洁能源的公司,最初主要从事水电站开发,自2009年开始,汉能集团正式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近年来,汉能的光伏产业受到重创,这让现金流本来就不太好的汉能薄膜陷入危机。

债务危机待解

在光伏圈,汉能集团也许是最受争议的民企之一。纵观近年来公司的发展历程,汉能集团可谓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发展。

巅峰时刻,汉能薄膜发电市值高达3000亿港元,创始人李河君更是以1600多亿元的个人财富问鼎中国首富。

根据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汉能集团李河君位居财富总榜单第490名,比肩隆基股份李振国、正泰集团南存辉等光伏界大佬,俨然仍是太阳能发电领域的领军人物。

然而外表风光,事实却不尽如人意。

2015年5月,汉能遭遇港股市场的做空运动,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涉嫌操作股价,香港证监会对其进行调查。汉能股价暴跌近47%,市值蒸发1440亿港元,随后汉能紧急停牌。

2015年7月,香港证监会勒令停止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份买卖,并不得复盘。紧接着公司被内部复杂的关联交易缠绕,规模庞大的汉能系从此一蹶不振。

自2018年起,汉能集团开始大幅裁员、降薪,该公司的“现金奶牛”金安桥水电站也因逐渐走向没落。

2019年12月24日,汉能旗下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的1766.67万股股权网络司法拍卖落锤,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以4278.06万元报价成交,较评估值高出2730.8万元。据了解,金安桥水电站股权已被反复质押,此时的汉能更是负债累累。

深陷“欠薪门”

猛然间,汉能失去资本市场,不断引发出“欠薪”事件。

自2019年5月开始,汉能集团欠薪事件就不断被曝出。2019年10月,欠薪门被推向高潮,数百名离职及在职员工齐聚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的总部维权讨薪。包括工资、公积金、社保等,涉及金额预计高达10亿元。

而最近的一次欠薪事件,则是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出的一则公告。

2020年7月2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9家企业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向社会进行公布,其中汉能系企业达到6家之多。

被通报的6家汉能系企业分别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汉能太阳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汉能户用薄膜发电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汉能光伏技术有限公司、北京汉能薄膜太阳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北京汉能薄膜发电技术有限公司。

根据公告,6家企业共拖欠2608名员工工资约1.66亿元、赔偿金5011万元,共计2.17亿元。

尽管去年李河君在公司内部信中提到自己不会跑路,一定要把薄膜发电这个事业坚持做下去。但截至目前,汉能欠薪事件并未解决,而众多被欠薪的员工,也都在等待一个明确的答案。

与汉能系其他公司一样,上述接受破产审查的汉能移动,也长期拖欠员工薪资。

据北京人社局官网7月2日公告显示,仅在2019年5月至10月,汉能移动即拖欠681名员工工资5135.5万元。2019年12月,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先后送达改正通知书、作出行政处理决定,汉能移动均未改正,也未履行行政处理决定。

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汉能移动也陷入多起劳动争议、买卖合同以及民间借贷等纠纷,同时被申请冻结财产等措施。针对汉能移动的开庭公告,排到了2020年8月18日。

值得一提的是,汉能移动也并非汉能系第一家申请破产的企业。

去年,继汉能海南薄膜基地被法院查封后,山东聊城也被当地汉能产业园执行查封。此外,2020年3月,汉能旗下Solibro高科技公司也进入破产程序。

谁当接盘侠?

事实上,不论从发展战略,还是经营模式上来看,从杀入薄膜光伏领域开始,似乎就已经为汉能日后的败局埋下了毁灭的种子。

巨大的债务压力下,汉能的战略方向也成为其发展的一大掣肘。

从经营模式上看,汉能的薄膜太阳能业务模式覆盖中下游产业链:设计和制造大规模太阳能电池生产线、家用太阳能发电系统、小型工商业分布式项目。

目前,薄膜太阳能电池技术路线主要有三种:碲化镉、铜铟镓硒和硅基薄膜。汉能的技术路线曾以硅基薄膜为主,后以铜铟镓硒为主,少量涉及砷化镓薄膜电池。

随着国内光伏补贴逐渐退坡,薄膜技术路线的发展之路愈加艰难。即便在民用光伏产品市场,汉能的薄膜技术优势也正在失去。

除了自救,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也一直在寻求“救命稻草”。

2019年5月,在港被停牌四年的汉能薄膜得以私有化。根据彼时的计划,汉能移动将寻求汉能薄膜A股上市,同时进行资产重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

不过,据业内人士透露,李河君试图对接过数十家企业,由于要价过高、资产质量不佳等原因,最终并未谈拢战略投资者。

破产、欠薪、遭查封......此时的汉能集团谈判桌上的筹码已经越来越少。

2020年以来,汉能集团已经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70次。同时,包括北京汉能光伏技术有限公司等多个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而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的背后,实际上是汉能集团的诚信危机。

此时的汉能还有“翻盘”筹码吗?可以肯定的是,汉能自救之路还将继续,但整个过程着实令人唏嘘。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