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部件

光伏企业向“东”走

2015-12-02 09:06:45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独家)

(记者 王莎莎)在“中国制造2025”及“一带一路”战略政策支撑下,中国企业的“走出去”之路正在加快。跻身全球最大光伏市场的中国光伏企业也及时“海投”,布局全球战略。

向“东”,既有光伏新增装机容量全球排名第二的日本市场,也有正在崛起的澳大利亚等新兴光伏市场。只是“隔海看山”,不同国度的市场条件不尽相同。目前,已成功站稳日本和澳大利亚光伏市场的苏州瑞得恩光能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恢康向记者讲述了他眼中的“东部战场”。

苏州瑞得恩光能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郑恢康

补贴:持续调整 利好品牌企业

作为典型的政策导向性产业,补贴的存在支撑了光伏产业的高速成长前景,中国如此,日本市场更是如此。

从2012年7月开始,日本政府正式实施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补贴(FIT)政策:规模大于10kw的太阳能发电系统上网电价为税前42日元/kwh,补贴时间20年;对于10kw以下的项目,补贴为税前42日元/kwh,补贴时间10年。这让日本一跃成为全球补贴最高的光伏市场,直接刺激了市场的飞速发展。2013年,日本便以6.9GW的新增并网装机容量从2012年的全球排名16位成功翻身至第二。

但是,由国家承担的高补贴自然是不会长久的。与全球所有的补贴“先行军”一样,随着设备价格及后期运维成本的降低,日本光伏市场开始了补贴下调之路,政府每年适时制定新财年的上网电价补贴政策:从2014年4月起,商业客户太阳能上网电价补贴变更为每千瓦时32日元,住宅光伏系统补贴为每千瓦时37日元;从2015年4月1日起,10kw以上太阳能发电收购价格降至29日元,7月再降至27日元,住宅项目从前一财年的每千瓦时37日元下降到35~33日元。

今年10月20日,日本相关部门进一步召开会议,就FIT制度调整中收购价格确定方式等进行了讨论。对未来数年后收购价格的确定方式,即由“投标”来定价的方式,多数委员表示了支持。这也预示着日本的光伏补贴未来将进一步降低。

日本作为中国光伏企业重要的目标市场,补贴持续下调自然将影响企业投资的积极性。不过,在郑恢康看来,“危”“机”并存。“电价补贴调整后,对整个市场有一定的冲击。但是,也会让大家更加珍惜之前申请的项目,选用大品牌、高品质的产品,保障稳定的投资回报率。”郑恢康说。

而且,电站从建设初期便选用优质品牌产品,还可以进一步提升电站交易价值。郑恢康介绍:“国内市场进行电站交易时,对组件、逆变器、支架等评估得不太严格,也没有统一的标准。日本市场则不同,交易完全融入竞争体系,选用不同品牌设备的电站将被划为不同等级,价格随等级高低依次降低,这是因为大品牌产品更有质量和保险保障。”

“日本光伏市场的优势还在于较低的贷款利息,融资约0.5个点,这在国内要8个点,差异很大。”郑恢康补充道。

正是基于完善成熟的市场环境,即使补贴持续下调,依然让日本光伏市场有很强的吸引力。

质量:抗风、抗雪、抗震

除了补贴,日本光伏市场的另一个亮点便是对质量的把控。

大家所熟知的JET认证,是光伏逆变器产品进入日本市场的唯一凭证,至今拿到该凭证的中国光伏企业只有一家。据悉,日本JET认证专家团队要进入企业,从物料采购、仓库管理直至整个生产过程、研发过程等进行全面考核,而不仅仅是在日本JET实验室进行设备测试。

在光伏支架方面,打拼多年的瑞得恩感悟颇深。“瑞得恩之前不做支架这块业务,之前主要是精密加工,为世界五百强企业做一些精密的零件,像百得等。从2011年开始,瑞得恩开始进入光伏支架领域,去年支架的销售量多达300MW以上,在日本、澳大利亚等市场有较高的知名度。”郑恢康介绍,“拿支架来讲,日本市场跟其他市场区别比较大的还是他们在各个方面的高要求。如在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他们一般要求光伏支架具备九级十级抗风能力,日本有些项目则要求抗风能力达到十二级、十三级等。”

这也与日本沿海国家的地理地质环境密切相关,强风、大雪、地震不断。今年6月15日下午4时~6时,日本群马县伊势崎市和前桥市就突遇冰雹和阵风,有的房顶被吹飞、有的电线杆被刮倒……。这阵强风还吹飞了伊势崎市三和町设置的光伏发电设备中的700多张太阳能电池板,并导致大片支架倒塌。

因此,对于光伏支架,日本市场有抗风、抗雪、抗震的高质量要求。郑恢康认为,这也是瑞得恩光伏支架能够站稳日本市场的根本所在。“为什么瑞得恩可以在日本拿到大项目?是因为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很前端的工程技术支持,包括提供支架设计方案,增强抗地震、抗风雪能力,甚至帮他们做到最后检测的阶段。比如日本小地震经常发生,支架、组件等能不能抗震?抗几级地震?这些理论上的求证,瑞得恩可以通过各种细节的验算验证出来,这是瑞得恩比其它企业有优势的地方。”郑恢康说。

电站:EPC职能型显现

与国内市场不同的,还有日本独特的电站开发模式。

郑恢康介绍,在日本,像东京电力这样的电力公司也会参与到开发电站的过程中,在他们的旗下,有很多EPC企业,这些企业主要服务是对接电力公司和投资方。

“可以说,隶属于电力公司的EPC企业可以为投资方节省下很多成本。比如在电力接入方面,日本的并网费用是非常昂贵的,EPC公司可以与电力公司进行协商,降低费用甚至直接免费接入,解决投资方与电力公司的矛盾。另外,EPC企业可以为电力开发和投资方做好光伏系统工艺上的保障,控制成本,保障收益。总之,相较于国内,EPC职能型更强一些。”郑恢康说。

结合日本光伏电站开发市场的经验,郑恢康建议,国内市场应该加强对光伏电站的评估,不要仅仅盯着成本压缩。他指出:“国内对光伏电站的评估主要是组件和逆变器等,并没有关注支架、汇流箱等,这为电站安全埋下了隐患。如支架系统的固定选用方式错误的话,一经大风,组件便容易被掀飞,造成损害。结合我们之前做的,在屋顶项目中,最大的问题在于电缆的接入方式、支架选用的材料、支架系统的固定选用方式等,这些都应该被纳入评估范围之内。地面电站要考虑支架等设备的材料、功率稳定性等因素。”

这些经验也准备应用于瑞得恩接下来的分布式电站开发建设过程中。“一是公司积累了很多好的屋顶资源,并且有充足的准备资金,二是想进一步带动支架业务,所以瑞得恩将在长三角地区开发分布式光伏项目,主要目标是2MW以下的项目。”郑恢康介绍。

对于国内分布式光伏的未来前景,郑恢康还是给出了积极的态度:“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地面电站完成了6.8GW,分布式不到1GW,很不理想。这说明有关分布式的政策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但相信随着中国实体经济的回归、用电量的需求,分布式光伏发电将有快速的提升。”

成本:300兆瓦赚100兆瓦的钱?

无论是日本市场、澳大利亚市场,还是国内市场,光伏业都避不开成本与质量的平衡话题。

全球通行的“价格战”亦然处之。“随着更多的光伏企业进入日本市场,大家的压力都很大。一些新的企业,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甚至以‘不亏钱不赚钱’的策略扰乱市场价格,现在300兆瓦才能赚到100兆瓦的钱。”郑恢康无奈地表示。

价格被迫无限下调,质量不堪的问题就循环出现了。郑恢康告诉记者:“今年在日本市场,进口的中国光伏支架确实出现了很多问题,风雪压塌的,被风刮跑的,地砖塌陷的,生锈的,被地震震坏的全都有。”

对于“价格战”,郑恢康表示瑞得恩不会盲目跟风降价,在局部微调的基础上,将更重视通过工程设备对应支架的恶性竞争方式。“工程设备是指安装设备、地桩等,我们期待明年的东京展会利用更有优势的工程服务,应对非理性的市场竞争,瑞得恩坚持走优质产品创造市场渠道的途径,为光伏电站、光伏应用产品提供服务。”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