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工程

执拗还是宏愿?阿特斯利润下滑 瞿晓铧还“稳”得住么

2020-04-24 08:53:37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独家) 作者:风满楼

如果要给瞿晓铧和他的阿特斯贴一个标签,八成的光伏人会在脑子里蹦出一个稳字。

多年来,瞿晓铧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名人名言’,如“卓尔不同”、“不争上游”、“不做老大”等,稳健、谨慎、低调、理工男,成了瞿晓铧对外的标签。企业创始人的气质往往会决定企业的气质,阿特斯也是一样,许多人都觉得,阿特斯或许很难成为光伏行业里最赚钱的企业,但如果有一天所有光伏企业都倒了,阿特斯很大概率将是最后一个。

阿特斯的“稳”

生产上,阿特斯始终坚持“倒三角”模式,截止至2019年底,阿特斯硅锭、硅片、电池片和组件产能已分别为1.85GW、5GW、9.6GW和13.04GW,即产能依据产业链位置布置,越往上游产能越小,上游产品基本全部自用并保留较大比例的缺口,来增加其面对风险时的抗力。采购中,阿特斯也尽可能的采用短期协议采购,避免长单采购。

得益于这样的“倒三角”模式,确实也帮助阿特斯很好的规避了多次风险,历年来每次上游产品的价格暴跌,阿特斯都能坐享其利而不是被其牵累。

除了“倒三角”的结构稳健,阿特斯在销售策略和产能布局上也喜欢分散,瞿晓铧曾说:“没有哪一个月我们的直接发货国家少于50个。”,阿特斯的客户遍布全球150多个国家,并有意识的减少对重点地区或客户的依赖程度,2019年阿特斯共向全球90多个国家累计出货组件产品。同时,阿特斯的生产基地和自有电站,也同样是遍地开花,落子全球,充分保障了任何市场出现任何问题,阿特斯都拥有足够的腾挪空间,将稳字融入到了骨子里。

得益于其稳健,历年来,光伏行业起起伏伏,08年硅料危机、12年欧美双反、18年531,几次“大劫”中,阿特斯都是受波及最小、稳坐钓鱼台、甚至是能逆流而上的企业。

16年时瞿晓铧在央视的《对话》节目中曾说过:“制造业说到底是个苦活,拿到15%-20%的毛利率已经很好了,让企业不要有太大的风险,这是我的选择。”

然而,战略这东西从来都无所谓好坏,只是选择不同,过于稳重的战略难免会错失许多‘赚大钱’的机会,2019年,曾经在沧海横流中尽显本色的这位英雄,却在顺流大潮中稍显落寞。

利润不升反降

2019年,对阿特斯和瞿晓铧或许都是颇为流年不利的一年。

5月初,瞿晓铧在考察公司一座太阳能电站时,不幸发生意外导致受伤,住进了芝加哥康复中心,公司也暂时交给了原本的高级副总裁庄岩。

除了本人遭遇飞来横祸之外,阿特斯的年报数据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根据阿特斯所公布的财报可知,公司2019年全年组件出货8.6GW,高于2018年全年出货的6.6GW,然而全年的净利润却只有1.716亿美元,低于18年的2.371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7.62%。

相比之下,作为同行的晶澳科技净利润为12.52亿人民币,较比18年实现74.09%的同比增长,东方日升净利润9.74亿,同比增幅达到恐怖的319.01%,晶科净利润8.897亿,同比上涨了121.09%。(均为人民币)

很显然,2019年对于光伏组件企业来说,尤其是对以海外市场为主战场的龙头企业来说,均实现了大跨步乃至翻倍式的增长,只有阿特斯在下降。

深入的分析其年报,笔者发现,阿特斯的销售毛利率是在增长的,由去年的20.70%增加到了今年的22.45%,但其销售净利率却在下降,由去年的6.47%下降到了今年的5.20%。

通过对比18和19两年的财报数据可知,阿特斯的费用控制、销售毛利、流动负债、应收款项,较去年相比并无太大出入,现金流依然充沛,财务堪称稳健,除汇率这种不可抗力之外,只有其存货一项,在去年格外突出。

作为一家将稳健刻在骨子里的企业,阿特斯一直以来都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存货规模,2018年,阿特斯的存货只有2.62亿美元,尚不足其全年营收的7%,其存货周转天数仅为29.23,同行中几乎无人可出其右,尤其是在18年“531”后产业链各环节产品均降价贬值的背景下,着实羡煞同行(存货周转天数越短,说明存货变现越快)。

然而2019年,阿特斯的存货从18年底的2.62亿在一季度便涨到3.85亿,二季度3.80亿,三季度4.13亿,至年末,其存货价值已经高达5.541亿美金,自2006年上市以来,阿特斯还从未有过如此巨量的存货,相当于其营业收入的17.31%,存货周转天数骤然上升为45.90。

而整个2019,几乎所有一体化龙头的存货控制能力都在上升,去年存货周转天数最长的晶澳,今年存货价值27.80亿,相当于营收的13.11%,存货周转天数31.72(去年198.34),各方面已经明显优于历年都最稳重的阿特斯。东方日升的存货16.76亿,相当于其营收的11.64%,存货周转天数45.24(去年52.97),明显好于去年,而去年存货占比最大的晶科在今年也大幅度好转,存货58.19亿,相当于其营收的19.56%,与阿特斯也已经很接近了,存货周转天数为69.96(去年72),同样好于去年。(阿特斯财报货币为美金,其余企业均为人民币)

除此之外,阿特斯的账期也在拉长,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41.16拉长到了53.45,晶科为15.81,晶澳为36.04,东方日升为85.78(去年为119.55)。

恪守多晶,宏愿还是执拗?

对比18年,库存周转天数和账期的上升,似乎意味着阿特斯的产品不如去年好卖了。

2019年,单晶与多晶的竞争变得白热化,目前看来,暂时领先一筹的明显是单晶。

19年,阿特斯累计出货的8.6个GW的组件中,多晶组件的出货占比为74%,单晶组件出货只占了26%。而以晶科为例,其单晶产品出货比例高达74%,预计2020年甚至将达到99%。

瞿晓铧有个“钟摆理论”,他认为,单晶和多晶产品的对决从来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向钟摆一样根据二者的性价比变化来回波动,因此,阿特斯是业内组件龙头中,少有的未放弃多晶路线并持续投入的企业之一。

他曾说,“等着我们多晶给你诈一个尸,吓你一跳”。

根据王勃华秘书长对光伏行业做的年终报告中提到,2019年整体来看,多晶产品价格降幅明显超过单晶产品,尤其是进入12月,多晶产品价格出现断崖式下滑。四季度,随着单晶组件价格的持续下滑,部分多晶订单开始转向单晶,导致多晶组件需求减弱,价格重新开始下跌;而单晶组件则因为国内的需求启动较晚价格下滑幅度较大,但因为电池片价格的快速下滑导致下半年的盈利能力持续走高。

由此可见,2019年,尤其是第四季度,卖单晶组件要远比卖多晶组件赚钱,如果套用瞿晓铧的“钟摆效应”,市场在去年明显是摆向了单晶的,那么,多晶还摆得回来么?

至少目前看来,似乎还不太乐观。

随着隆基和通威近来的疯狂降价,多晶产品的市场空间在进一步压缩,尤其是随着印度受疫情影响的封国,多晶产品失掉了最重要的一块主战场,据SOLARZOOM光储亿家统计,多晶产品近期以来始终有价无市,罕有成交。

今年,瞿晓铧用《流浪地球》中的地球派和飞船派来隐喻光伏市场的多晶和单晶,他说,他自己就是个地球派,当地球不行的时候,选择带着地球一起负重前行。

颇具理工男独有的浪漫主义色彩。

日前,阿特斯团队研发的N型大面积高效多晶电池转换效率达到23.81%,这是阿特斯9个月内第三次创造多晶太阳能电池转换效率的世界纪录,似乎在告诉着外界,瞿晓铧是真的要造“行星发动机”。

然而带着地球流浪,终究是远比建造飞船逃跑要难得多得多,相较之下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也许,只有若干年后回望历史,才能看得出这到底是一个理工男固执的执拗,还是一位企业家了不起的宏愿。

来源: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作者:风满楼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