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工程

“光伏村”踏出美丽乡村建设“光明路”

2020-02-21 14:28:54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作者:邱国福

据国家能源局及相关部门公布的发电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总发电量为7.14万亿千瓦时。其中,可再生能源中的光伏发电量为2243亿千瓦时,同比上年增长了26.4%;全国光伏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3.1%,同比增长0.5个百分点;受国家能源局2018年823号文件中“凡今后新建普通光伏电站将逐步取消国家的政策性补贴,最终实现同当地火电同价上网”的影响,2019年全国新增发电装机3010万千瓦,同比下降32%。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电力企业管理”ID:zgdlqygl 作者:邱国福)

我国的光伏发电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从当初需要国家大力扶持到如今取消政策性补贴,光伏发电技术和运作市场逐步成熟。光伏发电上网补贴的“断奶”,无疑将对近几年方兴未艾的光伏发电市场造成相当大的冲击。光伏发电进入市场化运作后如何可持续发展?宁波市结合美丽新农村创新建设“光伏村”的成功经验,或可为各地光伏发电的发展提供借鉴。

全国首个“光伏村”的“蝴蝶效应”

宁波市海曙区龙观乡的李岙村,地处浙东四明山东麓的山脚之下,全村共有362户人家,村民向来以茶叶、花木种植和山林毛竹等山货为主要经济来源。过去,该村在经济发达的宁波市内是发展相对滞后的一个小山村,尤其是村级集体经济更为薄弱。2013年,龙观乡政府在美丽新农村建设工程中,率先对李岙村进行新农村建设和改造。

该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在规划李岙新村的建设中,提出了“新农村、新能源、新生活”的美丽新村建设理念,在乡政府大力支持下,把当年时兴的光伏发电引入新村建设规划之中,共投资600万元,在新建的268套联排别墅和村级公共用房的向阳屋面,安装了600千瓦嵌入式的光伏瓦片,以各户分布发电村里集中上网的模式建成了光伏发电站。2015年12月8日,首期300千瓦装机实现了并网发电,2017年随着新村建设工程的全面竣工,全村600千瓦光伏发电全部投入了运行。

李岙村村长陈东杰告诉记者,该村的光伏发电并网4年来,实际运行情况十分良好,平均每年的发电总量在60万千瓦时左右,一年发电上网的收益也在60万元左右。村里把这笔收入建立了“阳光基金”用于村民福利,村民每户每月免费用电50千瓦时,村里利用光伏发电建立的电热水供应站,每天可为村民提供一定量的热水。

宁波市海曙区龙观乡共有10个行政村,李岙村通过建光伏发电站给村级经济既注入了源源活水,还给村民带来巨大的经济实惠和好处,龙观乡其它相邻行政村老百姓全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乡政府因势利导提出其它行政村在美丽乡村建设中,都应效仿李岙村的做法建设成“光伏村”,力争在全乡美丽乡村建设中把龙观乡建成全国首个“光伏乡”。

大路村与李岙村相邻,是龙观乡内第二个结合新农村建设的“光伏村”。村书记李国定向记者介绍,该村自前年底进入美丽乡村改造建设之初,就以BOT的合作模式与宁波光年太阳能有限公司进行光伏电站建设,全村规划总装机容量可达到1120千瓦。至今,一期装机740千瓦已并网发电,380千瓦二期装机已完成前期准备阶段,预计2020年初随着新村建设的全面竣工即可全部并网发电。

李国定告诉记者,虽然李岙村抢得了全国首个“光伏村”的称号,可是大路村的装机容量却比李岙村翻了一番;李岙村是自筹投资建设,大路村却是采用BOT合作模式来建光伏村,村里仅需提供屋顶空间,不用村里投资一分钱,还可节省屋顶不少建筑材料费用,建成后就可以获得收益。他说:“如果说李岙村自筹资金建设光伏电站是一本万利的话;那么,我们大路村光伏村的建设则就是无本万利了。”

据参与李岙村、大路村“光伏村”建设的宁波光年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松成介绍,除了在建的大路村外,龙观乡其余2个正在兴建新农村和6个已规划新建的行政村,都有意向在新村建设中融入光伏发电站的建设。

2017年7月份,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效率促进会组成的考察团一行四人,专程来到了李岙村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光伏村” 现场发电技术应用和实际发电效果的考察。该代表团的官员和技术人员考察后认为,李岙的“光伏村”建设和获得的电能和经济效益,很适合其它发展中国家学习和效仿。

创新的BOT模式

正如大路村书记李国定所说,李岙“光伏村”是村自筹投资600万元来建设,而大路村却不花一分钱与光年公司合作以BOT模式来建“光伏村”。几百万元的投资对一家民营企业来说肯定是压力不小。

周松成告诉记者:“光伏投资金额大,当初有勇气借用BOT模式来建光伏村,是借着国家新能源发展战略的东风,凭借我国光伏技术的日臻先进和完善,以及国家振兴乡村战略的全面实施,加之农村中有着广阔的太阳能可开发的条件,促使我有底气利用这一模式。”

周松成向记者介绍,公司以前一直从事商业性光伏电站建设,自从参与李岙村光伏电站建设以后让他意识到,要创新必须走一条差异化的发展道路。鉴于目前宁波市内工矿业中可利用屋顶大多都已建成光伏电站的现状,公司只经营工商业性光伏电站建设,发展空间已经不大。再加上宁波的民营光伏公司多达数十家,工商业光伏项目行业内的同质化竞争也是相当激烈。李岙光伏村建成后所带来的新农村新气象,让他看到太阳能发电在农村中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和市场。所以,他是想把公司的经营重点逐步转移到农村市场上来,开辟光伏新市场。

周松成说:“任何商业行为都是以营利为最终目的。光年公司也一样,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以追求最大利润为目的。但是,我也十分清楚,作为一家企业除了经营营利外还需要有一份自觉的社会责任。企业发展至今赶上的是国家经济高速发展期,企业能生存和良好发展都得益于国家的众多优越政策的支持。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让我敢于借用BOT合作模式来帮助农村经济的发展。”

首次应用BOT合作模式的项目是在四明山革命老区的余姚市横坎头村。光年公司全额投资140万元,为该村文化中心屋顶采用最新的CIGS(铜铟镓硒)高效光伏发电材料,一期总装机为200千瓦。项目的实施每年可为村里节约电费支出约5万元,合同期内预计可以为村里总节约电费在125万元左右。

另一个促成周松成敢于创新用BOT来与甲方合作因素在于,我国现在光伏技术的成熟和材料成本的大幅度下降。他说:“我国的硅晶体光伏发电站建设成本,从新世纪初的每瓦40元左右下降到目前的5元左右,材料购置费用大幅的降低使项目工程投资成本有了很大的下降。譬如早先一个项目需要投资400万元,如今只用50万元就可建成,这对乙方的全额投资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谈到对2018年“531”国家取消光伏能发电政策性补贴,给光伏产业发展带来的影响时,周松成认为,自从投身光伏行业伊始,他就知道绿色新能源行业是一个朝阳产业,国家对光伏发电的政策性补贴只是一种过渡性的激励机制。我国光伏发电走过了十多年的发展之路,取消光伏发电国家政策性补贴,是一个重大里程碑,标志着我国光伏发电正式驶入了市场化良性运作的轨道。

宁波有数十家民营光伏公司,在“531”后有相当多的公司倒闭,原因何在?周松成说这些公司过度依赖套利国家的政策性补贴,随着国家“断奶”就陷入了经营的困难。光年公司由于早有思想准备,加之受参与“光伏村”建设的启迪,公司经营及早转移到了农村光伏市场上,目前在宁波农村光伏市场中独此一家。周松成说这不是他所希望的结果,农村光伏市场十分广阔仅靠一枝独秀无法规模化发展,尝试采用创新的BOT合作的目的在于探索可复制的成功模式,这是光年公司在农村光伏市场上所追求的终极目标。

农村光伏的前景

太阳能发电在国家政策性补贴“断奶”后,进入市场化发展期间能否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是否继续会受到企业的追捧?从2018年“531”后宁波光伏产业众多企业相继关闭的情况可见,几年内我国光伏产业发展将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宁波光年太阳能有限公司把“光伏村”建设作为今后企业的发展之路,通过试点创新合作模式来实现可持续、可复制的市场化发展路径,无疑为今后光伏产业的继续振兴提供了一个可操作的样板。

那么,宁波光年太阳能有限公司在横坎头村、大路村的试点项目执行中有没有遇到困难?周松成回答:“困难当然有,因是创新的BOT模式,是在没有案例可借鉴情况下的探索,作为甲乙双方都会有考虑欠周的地方。”他说,横坎头村一期项目的发电收益分成比例的确定,因电站是建设在集体公用房屋顶,没有涉及到村民的个体利益。因此,合作协议以25年发电收入的六折返还乙方,双方都还是比较满意的。而大路村“光伏村”项目既有集体公共用房又有新建村民用房,而协商之中必须兼顾到村民的利益了,签订协议中村民每月每户免费用电30千瓦时。周松成说:“现在想想这协议也存在有漏洞,大路村目前有331户居民,双方合作25年中新增的居民户是否也应该享受这一福利?没有明确条文,不过这些问题不大,最多乙方企业多让点利而已。”

“想让农村的‘光伏村’建设可持续可复制,必须建立一整套行业的规范和标准。” 周松成建议,国家相关行业管理部门应出台类似“农村分布式光伏上网发电指导意见”,在技术上出台“农村分布式光伏电站建设标准”、“农村分布式光伏上网发电合作指导意见”等文件。根据农村市场的特点和本着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设定甲乙双方收益的上下限分成的标准、合作的年限内出现的问题如何解决等。这对甲乙双方都有利,在协商谈判中可以做到有据可依。

周松成认为有关部门制订这样的标准和指导意见并不难,从企业角度来说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难题在于融资。国家应设立农村太阳能发电建设的专项基金,以低息或无息的贷款鼓励支持光伏安装企业投身农村光伏发电市场。其实,“光伏村”的建设也是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和提高农村生活质量的一条便捷之途。

任何农村项目的开展都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宁波各级政府历来对节能降耗、发展绿色能源始终是大力支持,“光伏村”建设也得到了龙观乡政府的全力支持。他认为各级政府应继续加大对绿色能源发展重要性的宣传和推广力度,“光伏村”建设必须有村民的理解和支持才行。“农村工作如同大路村李国定书记所说那样,农民兄弟最讲实际,当他知道有利益和实惠可得后他们会全力支持你。”

对于降低投资成本和提高发电收益的设想,周松成认为,一是根据国家“绿色新能源发电无条件上网和就近消纳”的政策,建设“光伏村”不用采取发电集中汇流上网,可采取住户就地多点上网,从现在的光伏计量技术上用户是无需重复架线和装计量表,这样可节省不少首期专用发电线路和设备的投资成本;二是由于分布式光伏个体站的发电量都不大,无法单独进入碳交易市场交易,以县或市成立光伏发电协会的形式,抱团参与的碳交易,交易所得再按电量返还补偿给各单个光伏电站,这样不但可以提高我国的环境降排指标,同时也可提高光伏发电的单位效益。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