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热发电

国投电力主动退出 中国光伏电站第一标招标始末

2009-07-02 09:53:28 经济观察报  
记者:万晓晓 刘伟勋

     甘肃敦煌10兆瓦光伏并网电站招标项目,以中广核能源公司、江苏百世德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和比利时Enfinity公司三家联合体,以每度电1.09元的价格中标。

至此,中国光伏电站第一标,终于落下帷幕。

     6月24日,国投电力[10.47 0.38%]向本报透露,已于6月主动选择退标。6月25日,本报第一时间独家专访了中广核联合体的相关人士。据透露,三家将共同成立运营管理公司,中广核持股51%,比利时Enfinity公司持股29%,百世德持股20%,共同运营为期25年的光伏电站。

意外参局

     6月25日傍晚,上海虹桥机场。百世德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百世德)CEO方鹏自北京出发回苏州,中转上海。

     本报记者在机场出口见到拖着行李的方鹏,半导体行业出身的他显得非常谨慎。谈起此轮中标,方鹏非常低调,只表示,这是一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

     对于业内来说,百世德目前在行业的地位和知名度,远不如其他几家已经海外上市的光伏电池组件生产商,一家私人公司何以捆绑中广核,联手赢得中国最大光伏电站的招标呢?

     起初,百世德并没有投标的打算,认为在金融危机的关键时期,集中精力搞好产能建设才是最重要的。本报在甘肃敦煌招标项目未开始时,曾采访彭小峰,他表示不参加招标活动,并表示:“对于我们来说,只要客户中标就可以了。”

     2月9日,就在正式招标的前41天,中广核的负责人与比利时Enfinity公司负责人,来到苏州市吴中区经济开发区的江苏百世德公司,在见到彭小峰和百世德CEO方鹏后,提出邀请百世德,三家企业共同捆绑,竞标甘肃敦煌10兆瓦光伏并网发电项目。

     比利时Enfinity公司是欧洲前五位的光伏系统集成商,已有多座欧洲太阳能电站的成功建造经验。此前,与LDK曾在欧洲市场合作。同时,它也是百世德薄膜产品的潜在客户。这一次,Enfinity公司也希望借竞标的机会,打入中国市场。

     这是中广核与百世德的首度接触,之所以主动邀请百世德,是看中其定位和实力,以及LDK在业内迅速崛起的经历。而中广核能源公司自身,则是主要负责中广核集团除核电、风电以外的水电等清洁型能源、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开发、建设和运营。

     这一天,三方的谈话一拍即合,仅仅两个小时,就迅速起草签订了如何组建联合体的协议书,以中广核能源开发为主体参与竞标。

    方鹏将这一过程,称之为“半导体的效率”,此前,方鹏曾任华虹NEC总裁,并在美国应用材料总部负责战略发展,在美国硅谷工作十五年,美国电机学博士。

     百世德太阳能是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的私人家族企业,彭小峰列2008胡润百富榜第四名。百世德旗下有江苏百世德和南昌百世德,与赛维LDK同属LDK控股有限公司。

    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受金融风暴的影响,百世德决心进入晶体硅组件产品领域,此前,仅是太阳能薄膜电池产品提供商。

    薄膜电池基建周期较长,投资较大,是百世德进入晶体硅组件领域的重要原因,也就是说,百世德从事晶体硅组件的经历只有约半年时间。但是,在这半年内,其晶体硅组件产能达350MW,加上在建的产能,希望今年下半年,突破1GW产能。

    百世德再一次验证了 “LDK速度”,这一点,也是中广核尤为看好的。

有备而来

     虽然是意外参标,但三方在整个投标过程中,则非常严谨。

     今年1月,彭小峰与方鹏曾一起考察了美国800兆瓦的大型光伏电站项目,在为期两周的时间里,对该项目的成本、招标过程、技术层面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了解。

     在这个最大的光伏竞标项目里,他们发现,在成本高昂的美国,这个光伏电站的每度电的成本,居然可以在1元人民币左右。

    “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有国内项目招标,但百世德最初成立,就是瞄准电网级电站的定位的,”方鹏表示,通过考察,我们对国外的最具竞争力的电站建设成本的水平非常清楚,这在国内是非常有优势的。

    这个细节的先期准备,为之后的标书制定打下非常好的基础。

     这个时期,国内对光伏电价究竟该多少成本,众说纷纭。去年11月,国家相关部门认为,应在每度电4元钱左右。开标之前又认为,应该在2元以下,之后业内普遍认为,国内成本价应在1.5元左右,如果过低的招标价格,会遏制行业的发展。

    投标的定价,是非常艺术性的过程。中广核联合体的一位投标核心人士表示,这保持了一个很高的平衡点,现在看来,是非常准确、合理的。

    “我们坚持一点,可以用成本价去做,但一定不能亏本去做。”该人士称,“这样的水平,我们还是能赚钱的,是通过对行业的判断、自身的采购价格,通过价格模型核算出来的。”

    据透露,中广核联合体的竞标价格一度在1元至1.5元犹豫不定。

    3月上旬,投标前一周,三家企业的CEO齐聚北京,对标书的价格,企业能够承受的水平,进行了深层次的讨论,这是三方第二次齐聚首。

    中广核总经理于习文亲自负责这个项目,三方共同设计标书,在具体工作上,由三家公司CEO做了细致分工。中广核负责标书的制作和投标,百世德和比利时Enfinity公司负责技术支持,由百世德负责太阳能组件技术,各方都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

    3月21日,为了赶制标书,大家忙了整整一个通宵,事情繁琐,以至于差点误机。

    根据程序,百世德把制定好的标书送至中广核在深圳的总部盖章。那时,距离中广核已定好去北京的机票,仅剩20分钟了。时间宝贵,在去往北京参加投标的飞机上,中广核的负责人盖下了这份标书的企业图章。

    早上八点多,中广核准时把标书投进现场。

     3月22日,竞标现场,汇聚了光伏行业的知名企业,共有68家买了标书,13家正式入围,每家企业都显得志在必得。

    最后开标,中广核能源联合体的竞标价格位居第二,为1.09元,比第三名略低7分钱,比第一名国投电力和英利控股的联合体高出近40%。

     此前,曾有部门官员在公开的论坛表示,“价低者录取”,外界一致认为,这个国内最大光伏电站的标被国投电力与英利控股的联合体摘得。

    “ 那一刻,没有感到落寞”,方鹏说,就像考试一样,你准备好了、考完了,就什么也不想了。

峰回路转

     外界一度认为,应该是国投电力联合英利控股最后以0.69元中标。这个价格在业界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对声众多,认为将会对之后的国内光伏电站项目竞标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石定寰称,3月底之后,国家能源局也考虑到各方的建议,决定对招标方进行深度评估,价格委员会重新再请专家审核。

    知情人士透露:“0.69元的竞标价在上报时,最终卡壳在价格司,遂决定重新评估方案,在0.69元和1.2元之间斟酌。”

    本报获悉,4月至5月期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相关官员、行业专家,数次前往意向企业做相关的调研。

     在这个胜负关键的当口,又发生了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国投电力退标了。

     国投电力内部人士6月24日向本报透露:“考虑到行业的健康发展,我们6月份主动退出了。”

     该人士称,“最初对这个项目的决心比较大”,国家担心如果以0.69元/度的价格中标,可能会成为以后项目的标杆电价,会挫伤其他投资商的热情,因为其他厂商在这个电价下不能盈利。

    “我们主动退出,国家没有补偿,我们也不敢找有关部门要补偿。”该人士表示,今后,只要时机合适,盈利能力上有保证,我们肯定会再次参与其他的光伏发电项目。“公司会参与太阳能发电行业的发展,这个战略从来没有变。”

    英利控股的首席财务官李宗炜也告诉本报,最终退出,确实因为价格上的问题。他表示,这没有关系,今后还有很多机会,而继续下去意义不大,退出是国投电力和英利控股两家公司商量一致的结果。

    英利控股另外一位人士透露,公司还将与国投电力有另外的大型项目合作,稍候即将公布。

    就这样,招标委员会选择了位居第二的中广核能源,以1.09元胜出。

争议中胜出

    中广核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中广核其实在5月17日,就接到通知了,但那时还需要等待能源局的核准。

    6月13日,周六,国家发改委电话通知中广核联合体中标,6月24日,正式文件传达至公司。本报从权威渠道获悉,三家将共同成立运营管理公司,中广核持股51%,比利时Enfinity公司持股29%,百世德持股20%,运营期为25年。

    6月25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向本报证实了国投电力主动退出的说法。史立山称,最后的评定结果中,招标委员会给中广核打了最高分,中广核最终胜出。

     中广核人士表示,公司的资质和业绩也是招标方着重考虑的,“我们已投了多个光伏发电项目,而国投电力却是首次进入光伏领域。”他透露,中广核最近还在进行宁东300MW光伏并网发电一期项目招标,总投资75亿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样的招标结果满意。北京科诺伟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伟钢称,听说在敦煌特许权招标项目附近,还要再建50兆瓦的光伏电站,上网电价为1.09元/度,愿意以这个价格做的企业都可以做。他对此表示担忧,“对于企业来说,1.09元/度的价格,项目的利润空间很小,盈利仍然比较困难,个人认为1.5元/度的电价才比较合理。”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石定寰认为,1.09元的这个价格,仍然不能反映真实的情况,国内未来光伏电站的标杆价,也不能完全按照这个来订。他倡议,国家若要扶持这个产业,不能在价格上定得过死,还是要比较宽松些,让企业享有合理的利润。

     总结竞标经验,中广核联合体的实质操作人认为,三家企业配合默契,有前方打仗的,有造枪炮的,并且,在利润分配上没有异议,显示了非常好的业界成本控制能力。

     仍然有人质疑百世德业内知名度不如其他企业,方鹏对此表示,经过招标委员会的层层筛选就已经说明问题。

    “这是一个综合实力的比拼。”方鹏称,“就像考试,除了业务能力外,你要了解导师的意图和选题方向。”他认为,之所以胜出,在于三家联合体对中国的投标过程、决策过程、对国际电价系统的成本水平和自身的成本结构有了有非常细致的了解。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